新婚夜,她当着老公的面看‘大片’结果却被如此折磨

01  特别的新婚夜

“啊……轻点……”

顾晟佑饶有兴致地看着面前的女人,视线缓缓地移到她手里的手机上,慵懒地勾唇。

今天是二人的新婚之夜,他料定今夜注定不凡,却没想到会是这样‘特别’的场景。门外,他的好妹妹正带着人‘明目张胆’地偷听;门内,他的新娘在放‘大片’。

真当他是柳下惠吗?

林晓并未注意到男人越加晦暗的神色,微抬着下巴一脸得意,越想越觉得自己有先见之明。事先预料到这一幕,让同事帮忙下载了种子。

她光顾着得意,却没注意到手机里画风突变,一句银荡的话传了出来。

“小溅人,叫得这么淫荡,是想让我更加用力地@¥##¥……”

艾玛,这是怎么回事?

林晓瞬间大脑充血,她僵硬的视线缓缓地看向坐在床上的男人,后者脸黑得跟墨盘似的,危险地看着她,“真没看出来,你的口味竟然这么重。”

他的声音很大,林晓几乎想都没想冲上去就捂住了他的嘴,拧着眉对上他的视线,低声警告道:“不许说话,被听到就全完了!”

顾晟佑一直就坐在床上,林晓是站在他面前的,他平行的视线恰好落在她的胸口处。

喉结滚动,男人的眸色又幽深了几分,他抬头看了眼浑然未觉的林晓,猛地起身,动作迅速地将她压倒在了床上。

林晓一惊,“你干什么?”

“你说呢?”

“……”

顾晟佑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小脸,柳眉弯弯,秀鼻樱唇,尤其是那双黑溜溜的眼睛,格外地闪亮,格外地清澈。他忍不住伸手在她脸上捏了一把,嗓音低沉魅惑,“其实不用这么麻烦,今天本来就是我们的洞房花烛,直接做就是了。”

做?做你个大头鬼!

林晓恼怒地瞪他,“你有被人听墙角的爱好,我可没有。”

“我自然也没有,不过,如果是和你的话,我不介意!”

“我介意!”林晓眉头一拧,用力挣扎了两下,但身上的男人却仿佛有千斤重,无论她怎么挣扎都纹丝不动,她气得不行,张口就去咬……

顾晟佑察觉到她的意图,迅速地用一只手压住她的头,英气的眉头一挑,“属狗的?”

“错!”林晓呲牙,“我是属老虎的!而且是母老虎!”

顾晟佑好笑地勾唇,“你貌似忘了,我现在已经是你老公了。”

“抱歉,是你忘了。”察觉到外面的人已经走了,林晓趁着他不注意,猛地推开他,倒退到安全距离,抬头,冷冷地看着他:“我们只是契约结婚,婚前协议明明白白地写着,不能上chuang!”

顾晟佑挑眉,“我说要上chuang了吗?”

“……”

这男人故意的!

林晓咬牙,半天才压下心头的火气。

下一秒,突然换做一副笑脸,讨好地看着他,“顾大少,你不会那么小气的吧?今天是我们合作的第一天,接下来还有364天的相处时间,你也不想第一天就不愉快对吧?”

顾晟佑淡淡地扫了眼肩上的那只小手,受用地点了点头,“嗯。”

林晓这头刚松了一口气,他突然又靠近她,故意将气息喷洒在她脸上,“不过,这个要看我心情的。”

“嗯?”林晓眨了眨眼睛,对上他暧昧的视线,顿时明白了。

啵!

她毫不吝啬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,“这样,满意吗?”

顾晟佑眉毛一挑,伸手拉着她的胳膊一用力,林晓顿时砸进了他的怀里。男人的大手挑起她的下巴,对着她的唇就吻了上去。

林晓的眸子顿时睁大了,她伸手去推,却敌不过男人的力气。顾晟佑不满于她的反抗,张口在她唇上不轻不重地一咬,林晓条件反射地张嘴,男人顿时趁虚而入,吻得越加用力。

直到林晓觉得呼吸不顺,他才终于放开她,声音暧昧地在她耳边说:“一起洗澡?”

一得到自由,林晓立即推开他,大口呼吸了几下,抬头瞪他,“免了!”

顾晟佑眉梢一挑,耸了耸肩。

林晓不想跟他待在一起,转身往浴室走,“我去放洗澡水。”

快速的钻进浴室,关上门。林晓将水龙头拧开,坐在浴缸边,半晌心情才平息下来。

嗡嗡……嗡嗡……

睡衣口袋里突然传来手机震动的声音,林晓拿出手机,看到上面的号码,柳眉一皱,直接挂断。

可是对方却锲而不舍,接连几个电话都被她挂断了,正准备关机,一条短信已经过来了。

你死定了!

简单的四个字,足以说明对方的愤怒!

林晓抿了抿唇,还是将手机关机,放回了兜里。

……

一夜好眠,林晓和顾晟佑各自占据着床的一边,相安无事。

清晨。

顾晟佑从浴室出来,就看到下人捧着一个盒子站在林晓的面前,“少夫人,夫人让我来取新婚夜的喜帕。”

顾晟佑担忧的视线移到林晓的脸上,却见她一脸淡定的神色,仿佛胸有成竹。

这女人难道已经有了应对之策?

顾晟佑好奇地挑眉,就见林晓转身走到桌边,从枕头下拿出一个叠好的帕子,放进了下人的盒子里。

一直到下人出去,顾晟佑才走到林晓的面前,疑惑的看向她。

他疑惑的视线林晓早就注意到了,她得意地抬头,“我提前准备了一点鸡血,昨晚洒在那上面了。”

鸡血?

顾晟佑看着她一脸得瑟的样子,无语地进了衣帽间,换了一身西装出来。

深灰色的西装包裹住男人完美的身材,高大挺拔,配上那张精致深邃的脸庞,十足的一个妖孽。

这就是她的丈夫,C市最炙手可热的钻石级别的王老五。

林晓挑了下眉,心里暗骂了一声妖孽。一双眼睛却盯在了他身上,半天都没移开。

顾晟佑感受到她的视线,菲薄的唇角缓缓勾起,上前挑起她的下巴,嗓音性感,“你这么饥渴地看着我,会让我以为你被我迷住了。”

林晓脸色一红,连忙后退到安全距离,红着脸瞪了他一眼,“少自恋了!”说完,她快速地钻进了衣帽间。

看着她害羞的样子,顾晟佑愉悦地勾起唇角。

02  不要脸的人

待林晓换好衣服出来,二人便下了楼。

顾家在C市是名门望族,根基深厚,思想也比较传统,从前面喜帕的事情就能看的出来。

顾晟佑的父亲顾奇作为一家之主坐在餐桌主位上,面容严肃,不怒自威。在他的左手边坐着妻子任玫。

顾晟佑的生母早在二十多年前就过世了,任玫是他的继母,她只有一个女儿叫做顾胜男,就是昨晚带头在门外偷听的人。

林晓跟着顾晟佑上前,叫了人坐下,顾胜男才到。

“爸妈,哥哥,嫂嫂。”顾胜男叫了人,也坐下了。她比顾晟佑小了整整八岁,性格十分活泼,目前还在上学。

任玫笑着抬起头来,看向林晓的方向,“本来你们小两口刚结婚该休息几天的,出去玩几天也是应该的,可是晟佑现在公司有个大项目走不开,就委屈你将蜜月延后些日子了。”

林晓看了顾晟佑一眼,举止得宜地说:“妈言重了,男人以事业为重是对的,我会支持晟佑的。”

她的话让顾奇不由得抬头看向她,“你能这样想很好,吃饭吧!”

林晓笑了下,看着顾奇和任玫动筷,这才拿起筷子,开始吃饭。

一顿饭吃得鸦雀无声,林晓连咀嚼都不敢大声,好不容易等着顾晟佑放下了筷子,她连忙紧跟着放下,小声道:“我跟你一起走。”

顾晟佑点了下头,站起身来,“爸妈,我上班去了。”

任玫不解地看向林晓,“你也去上班?”

林晓点头,“公司里还有事情要处理,反正在家里也没事,不如去公司。”

顾奇见她没有因为身份的变化,而变得懒散,满意地点了点头,“年轻人忙工作是好事,去吧!”

“谢谢爸理解!”林晓的小嘴跟抹了蜜似的。

二人出了门,顾晟佑一脸绅士地替林晓打开车门,林晓却先将包放到了座位上,起身帮他整理了一下歪了的领带,俨然一副贤妻的样子。

“好了。”满意地收手,林晓弯腰上车。

顾晟佑笑着挑了下眉,关上车门,走到另一边上车,启动车子离开。

林晓的视线自打上车就一直盯着倒车镜,看着顾家别墅消失,她终于松了一口气。还好还好!原以为要有场硬仗要打,没想到这么轻松就过关了。

顾晟佑斜睨了她一眼,将她的小心思看在眼里,目露嫌弃,“浮夸!”

知道他说的是刚刚自己演得浮夸,她皱眉,“很夸张吗?我觉得我演技挺好的,在学校的时候我还演过话剧呢。”

“演一动不动的大树还是石头?”他毫不留情地打击她。

可恶!

林晓直接将头扭到窗外,“我懒得和你说!”

很快到了林氏,林晓开门,顿了下转回头说:“您贵人事忙,晚上就不用来接我了,我自己打车回去。”

顾晟佑挑眉,“你还真把我当成司机了?”

“哪敢啊!”林晓抬脚下了车,身后传来顾晟佑的声音,“我爸思想比较传统,你晚上不要加班很晚才回去。”

林晓头也不回,直接朝着身后摆了摆手,表示自己知道了。

顾晟佑看着她那副不耐烦的样子,不怒反笑,看着她的背影,眼底划过一道异彩。

她竟然完全不记得他了……

这婚结的,比他想象的还要有趣,他对以后的日子已经开始期待了。

……

林氏在C市也算是名门贵族,家里的一切都是林晓的外公打下的,不过外公现在已经去世了,公司现在是他的父亲管理。

27楼。

林晓刚出电梯,助理张月就迎了上来,一直跟着她进了办公室。

“什么事?”林晓抬头看她,知道若不是有事,她不会这么着急地跟进来。

张月纠结地看着她,吞吐了半天,愣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。

林晓看着,有些好笑,“你这是怎么了?跟我进来还不说……”她话还没说完,张月已经将手里的文件夹放到了她的面前。

林晓不解地看了她一眼,伸手打开,当看到上面的名字时,嘴边浮起一抹冷笑。

她的好父亲还真是没有让她失望!

明明早就预料到这样的结果,可是她的心还是痛了。

张月一脸愤愤,“总监,他们也太过分了,这是你辛苦一个月才弄出来的设计……”

“我出去一下。”

林晓猛地抓起设计书,起身往外走去。手中的设计书被她死死地抓着,扭曲变形。

30楼。

林晓出了电梯就往董事长办公室里冲,秘书阻拦无果,让她直接推开了董事长办公室大门。里面却不止有她的父亲,沙发上还坐着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。

看到她,女人顿时拧起眉头,“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,连敲门这种小事都不知道?你的礼数都被狗吃了吗?”

这女人就是林峰的现任夫人,林晓的继母钱美惠。她曾经是林峰的秘书,二人在林晓母亲还在世时就勾搭到了一起。

林晓这些年被她冷嘲热讽早就习惯了,她直接走到林峰面前,将设计书扔到桌上,“请您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!”

“……”

林峰还没说话,钱美惠已经起身过来将设计书拿了起来,打开一看,不屑道:“不过是一个设计而已,有问题吗?”

林晓咬牙,“不过是一个设计,也是我辛辛苦苦熬了一个月才弄出来的,凭什么却写了林薇的名字!”

林峰拧眉,“你妹妹要在公司里树立威信,你……”

“她要立威,我就得心甘情愿地将自己的设计给她吗?这几年我已经给她多少个了,您每一次都这样说!可您明明在我婚前答应我,以后不会再这样了,那这个又怎么说?”

明明知道自己不该相信这样的说辞,可她还是信了。到头来呢,林晓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傻瓜!

她熬夜熬了整整一个月,甚至因为劳累过度进了医院。林峰不是不知道她有多在乎这个设计,可他还是给了林薇。

“吵什么吵,你作为姐姐让着妹妹不是应该的么?抢了你妹妹的幸福,赔给她一个设计怎么了?”

03  解决流言

“抢?”林晓突然觉得好笑,为什么他们这么会曲解事实。

明明是顾家没看上林薇,选她做了媳妇,到头来又成了她的错了?

她讽刺地看着钱美惠,“你的女儿没本事就说我抢?你以为我稀罕吗?有能耐就抢回去啊!”

“你个臭丫头,你找打是吧?”钱美惠张牙舞爪地就冲了上来。

林晓自然不会乖乖站着让她打,退后几步,让钱美惠扑了个空。

“够了!”

林峰怒喝一声,拧眉看着二人。视线最终停在了林晓的身上,皱眉道:“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,你让着点你妹妹。”

“……”林晓咬牙,让着让着,她从小到大让得还少么。

林峰知道她的不甘,却不会心软,“这次你就再让着你妹妹一回吧,以后不会了。”

“凭……”钱美惠哪里肯干,刚要说话,却被林峰打断,他依旧看着林晓,“回去吧!”

林晓咬牙,一把抓起桌上的设计,转身离去。

出了门还能听到钱美惠不甘心的声音,“谁让你那么说的,你明明知道薇儿需要这些。我告诉你,她就是欠薇儿的,还一辈子都不够!”

“好了,她这不是给薇儿了嘛,下次的事,下次再说。”

“什么就下次再说,我告诉你……”

下次?无论多少个下次永远是这样,林晓彻底得心灰意冷,下了楼,就看到张月站在电梯边。

“总监……”

“我有点不舒服,想静一静,不要让人打扰我。”林晓直接进了办公室,锁了门。

晚上下班回家时,顾晟佑还没回来。

林晓以在外面吃过晚饭为由没有下楼吃饭,从酒柜里拿出一瓶红酒,不知喝了多少,最后倒在床上就睡着了。

清晨,明媚的阳光照射进屋内。

林晓慢慢地睁开眼睛,宿醉后的头痛让她难受地皱眉,刚一睁眼,就对上了一张放大的俊脸。

林晓吓了一跳,瞪着眼睛往后退了退,无语地看着顾晟佑,“你干嘛?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吗?”

顾晟佑依旧盯着她,“为什么喝酒?”

林晓身子一僵,拧眉,“心情不好。”

她说着站起身,顾晟佑的视线一直跟随着她,“为什么心情不好?”

“我心情不好跟你有……”林晓有些气急败坏,话说到一半却突然停了下来。她转回头,有些好笑地看着他,“你这么关心我干嘛?你就不怕我产生错觉,喜欢上你?”

“你会吗?”

“有可能哦。”林晓笑着,“毕竟你家世,能力,样貌都是一等一的好,光在这C市,想嫁给你的女人就足以绕地球一圈,我也是个普通女人,当然也有可能喜欢你喽!”

顾晟佑从床上起来,得意地扫了她一眼,“算你识相!”

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得瑟!

林晓白了他一眼,看着他走进浴室,一阵无语。她从前怎么没发现,这男人这么自恋!

二人洗漱完毕,换好衣服下楼,刚到客厅,就被啪的一声吓了一跳。

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顾奇脸色难看地坐在沙发上,面前茶几上放着一份报纸。

林晓和顾晟佑对视一眼,均是一脸的茫然。

顾晟佑上前将报纸拿起来,林晓从他身后悄悄扫了一眼,巨大的标题格外引人注目——顾家大少新婚第二天就在酒吧夜会女郎,疑似夫妻不和?

林晓挑了下眉,心顿时放回了肚子里,跟她无关就行。

顾晟佑将报纸扔回桌上,“昨晚和傅子浩在酒吧喝酒,这女人在停车场突然冲上来的,一时没注意。”

顾奇知道儿子素来有分寸,但脸色还是很不好看,“你一直没什么绯闻,以前倒也罢了,现在刚结婚就爆出这样的绯闻,对公司影响很坏的。”

顾晟佑点了点头,一脸淡定从容,“知道了,我会解决的。”

他说着,拉起林晓的胳膊就往外走。

林晓不解地看向他,又转头看了一眼沙发的方向,拧了下眉。

二人刚走到车边,旁边的绿化带里突然冲出来几个身影,顾晟佑余光喵见,立即扯住林晓,将她护在了身后。

就这么个空挡,记者已经冲了上来,噼里啪啦一大堆问题,将林晓砸地懵了几秒。

“顾总,报纸上的事情是真的吗?您真的和新婚妻子夫妻不合吗?”

“顾总是不是不喜欢这桩商业联姻呢?”

……

顾晟佑直接打开车门,推了林晓一把,“你先上车。”

记者仿佛这才注意到林晓,一个很大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。

“顾夫人,对于昨晚的事情你怎么看?”

林晓皱眉,原本要上车的动作停了下来,她转头看了一眼顾晟佑身后的记者,顿了顿,伸手拍了拍顾晟佑的胳膊,示意他放下。

顾晟佑皱眉,林晓知道他的担心,回给他一个放心的笑,然后直接面对记者,微笑着说:“我知道大家都很好奇,很关注我老公的私生活,但也希望大家不要捕风捉影。”

一个记者大喊道:“并不是捕风捉影,有照片为证。”

林晓依旧微笑着,“照片的确是真的,但人有可能是假的,你们都知道我老公的身份,自然有很多女人想要见缝插针的,这种事防不胜防。”

“顾夫人怎么就笃定,这件事不是确有其事呢?”

“我自然可以笃定。”林晓转身,笑着挽上顾晟佑的胳膊,“我们怎么说也是新婚夫妻,三天还没过呢,就算是图个新鲜,这新鲜劲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过了吧?”

她的语气带着些许的暧昧,外人又岂会听不出来。

又有记者问顾晟佑,“顾总,这件事真的是误会吗?”

顾晟佑转头看向众人,勾起嘴角,漫不经心的笑,“当然,如我老婆所说,家里有这么如花似玉的老婆,我哪舍得往外跑啊!”

一番话,引得众人大笑。

“就到这里吧,我和我老婆还要上班,先走一步。”顾晟佑对着众人笑了下,快速地带着林晓上了车,扬长而去。

终于把记者甩开,顾晟佑斜睨了一眼旁边,“你倒是聪明。

04  想不想要报复?

林晓挑眉,“还行吧。”

虽然这样说,她脸上却带着得意。

顾晟佑好笑地勾唇,“你真相信昨晚是个误会?”

“当然。”林晓点头,“那个照片上的女人穿得那么暴露,头发还弄得五颜六色,一看就是经常出入酒吧的女人,顾总的口味一定没有那么差吧?”

顾晟佑嘴边的笑意深了一分,“你怎么知道我的品位是怎样?”

“我不知道啊,但我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您都没放在眼里,可见您的品位一定在我之上啊!”

一番话,夸了对方也顺带着抬高了自己。

顾晟佑笑出声,“自恋!”

“彼此彼此!”

二人一路吵着嘴,很快就到了林氏。

顾晟佑将车停稳,林晓刚要下车就看到一辆红色的跑车停在了对面。车门打开,林薇从车上走了下来。

一瞬间,昨日的情景涌入脑海,林晓的好心情顿时被破坏,抓着包的手紧了紧。

林薇也注意到了这边,毕竟一辆豪车在这停着,很难不引起人的注意。看到林晓坐在车内,林薇不用看驾驶位也知道车的主人是谁。

她眼中的不甘,清清楚楚地落在林晓眼里。

若按照以往的剧情来看,林薇早就冲上来了,今日碍着顾晟佑才忍着。

林晓突然觉得有些好笑,明明不喜欢这桩婚事,此时却要借着顾晟佑在这狐假虎威了。想到昨天的事情,她心中憋着一口恶气,越发不爽。

顾晟佑感觉到二人间的剑拔弩张,英挺的眉毛一挑,上两次见面就发觉这两人不和,但今天似乎格外眼红?

“老公。”一个撒娇的声音激地顾晟佑一激灵,林晓的手已经挽住了他的胳膊,笑容能腻死人。

林晓看出他眼中的嫌弃,不顾他的反对,倾身过去在他脸上就亲了一口,余光扫了眼林薇难看的脸色,转身就要下车。

顾晟佑目光一闪,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拉回来,另一只手扣住她的后脑,对着她的唇就吻了上去,狠狠地碾压了两圈才放开她。

对上林晓拧着的目光,笑着低声道:“想要利用我,总得付点利息不是?”

林晓咬牙,“别得了便宜还卖乖!”

心里骂了一声无赖!林晓抓起包,快速地推门下车,转身,对上林薇的视线。

后者冷哼一声,转身走了。

林晓勾唇,冷笑一声,也跟着进去了。

刚到办公室坐下,电话就响了起来。

“妞,我看到今早上的报纸了,你家那位爷是怎么回事,这才新婚第二天就出去觅食,你没满足他?”

来电话的是林晓唯一的朋友姜妍希,二人认识了五六年,几乎是无话不谈。

林晓伸手开了电脑,语气随意,“什么满不满足的,就是一误会。”

“误会?”姜妍希分明不信。

林晓只得将早上的事情说了一遍,她这才放下心来,“我就说嘛,照片上的那个女人那么丑,那位爷犯不着你这么个大美人不要,要那路货色。”

林晓无语,“好了,我要工作了,改天抽时间吃个饭。”

挂了电话,林晓就投入了工作。

顾氏集团总部。

顶楼总裁办公室里,顾晟佑刚坐下一会儿,秘书敲门进来,“总裁,这是林氏送来的计划书。”

顾晟佑盯着手里的文件,头也不抬,“放到一边,我一会儿看。”

秘书将计划书放到桌角,知道他工作时不喜欢打扰,转身出去了。

顾晟佑抬起头,扫了眼桌角的计划书,眼底划过一道光芒。他放下手里的文件拿起计划书,打开快速地看了一遍,正准备合上,突然看到了第一页的名字。

林薇?

怎么会是她?

他之前分明看着林晓拿着这份计划书,怎么会是林薇的?

顾晟佑皱眉,突然想起早上的事情,联系到手里的文件,他的心里隐约有了结论。

既然选了林晓作为自己的妻子,他之前自然是调查过的,虽然早就知道林晓在那个家里的地位,却没想到林峰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。

更让他不解的是,林晓竟然就忍了?这可不是他记忆里所熟识的人。

权衡了一番,顾晟佑放下手里的计划书,接通秘书的电话,“给林氏那边打电话,让设计书的策划者过来一趟,就说我有几个问题需要当面问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很快,秘书的电话回进来,“总裁,林氏那边说策划者今天不舒服不能过来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早就预料到是这样的结果,一个小时前林薇还好好的,身体不舒服?

顾晟佑冷哼,更加坐实了心中的想法。

晚上。

林晓前脚到家,顾晟佑紧随其后。

二人刚进房间,顾晟佑就将一份文件扔到了她的面前,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林晓不解地将文件夹拿起来,打开一扫,脸色微变,随手又将文件扔了回去,“什么怎么回事。”

“你说呢?”

林晓拧眉,对上他探究的视线,状似不在意地耸肩,“如你所见,我的设计写了别人的名字。”

“所以?”顾晟佑挑眉,“你就任由他们这么做?我所认识的你,可不是这么随便任人欺负的。”

林晓有些好笑,“我们才认识几天啊,你以为你很了解我吗?”

顾晟佑装作没看到她眼中的讽刺,慢条斯理地说:“林晓,14岁的时候,母亲离世,继母钱美惠带着私生女林薇进门。先前对你还算不错,至少表面上不错,之后开始逐渐恶劣。并且,你毕业后的每一个设计,最后都冠上了林薇的名字。”

看着林晓的脸色微变,顾晟佑眼神一闪,“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你是为了你弟弟才这么一直忍气吞声的吧?”

林晓皱眉,早就猜到顾家会调查她的背景,所以她一点也不意外,“你说的没错。”她勾起唇角,声音透着几分凉薄,“所以在你找上我,要求契约结婚的时候,我并不是完全不愿意的。”

至少,她摆脱了那个家。

“想不想要报复?”顾晟佑突然问。

05  小三日回门虐渣

林晓一愣,不解地看向他,“什么意思?”

顾晟佑走到她面前,弯腰贴近她的脸,林晓顿时皱眉,刚要后退却被他抓住肩膀,动弹不得。

男人撩起唇角,邪魅地笑,“以前就算了,但现在你是我老婆,欺负你就跟欺负我一样,我决不允许!”

“……”听着他霸道嚣张的口气,林晓微微皱眉。

“我会替你报仇的!”

“怎……怎么报?”

顾晟佑却故意卖关子,“明天你就知道了!”

林晓皱眉,“顾晟佑,你不需要为我做这些的。”她想说大家只是契约结婚,条款里没有替她做主这一条。所以,他完全没有必要做这些。

顾晟佑又岂会不知道她的心思,“我说了,欺负你就是欺负我,所以我是为我自己!”见林晓还要说,顾晟佑一指浴室,“去,给爷放洗澡水。”

“……”

翌日。

今天是三日回门的日子,虽然这个时代很多人家不注重这个了,但顾家还一直保持着这个传统。

吃了早饭,林晓和顾晟佑捡了些礼物出来,就出门了。

到了林家,林晓刚要下车,顾晟佑突然拽住她的胳膊。

林晓不解地回头,就见他一脸讥诮地瞪着林家的大门,对她说:“一会你看着就好,看爷今天怎么把你以前受的气找回来。”

林晓被他的样子逗得噗嗤一笑,“你这口气怎么像恶棍一样。”

“爷今天还就恶棍一回了!”顾晟佑冷哼,“走,下车。”

二人刚下车,钱美惠和林薇就迎了出来。

“晟佑来了,快进来。”二人直接走到顾晟佑的身边,仿佛林晓不存在一样。

顾晟佑装作不知,拉起林晓的手往别墅里走去,连话都懒得回一声。

钱美惠和林薇不悦地皱眉,却不得不让路,让顾晟佑和林晓过去。待二人走过去,才跟在身后。

顾晟佑走了几步,突然停了下来,偏头对着二人说:“差点忘了,我带来的礼物还在车上,麻烦两位了。”

言外之意,你们赶紧去给爷拿进来。

钱美惠一愣,自打她进了林家,哪个对她不是阿谀奉承的,此时突然被当成下人指使,她的心里别提多别扭了。

别说她了,林薇自小娇惯着,哪里受过这个。

但钱美惠毕竟是老油条了,很快就反应过来,强笑道:“好,我和薇儿去拿,你们快进去吧。”

顾晟佑勾了下唇,什么也没说,直接带着林晓进去了。

“妈,你看……”身后传来林薇不甘心的声音,但最终也没说出什么,不用回头也知是钱美惠拦住了。

林晓侧头看了眼身侧的男人,他温厚的大手抓着她的,虽然这般亲密的接触让她有些不自在,但却觉得心安。

仿佛感受到她的目光,顾晟佑突然附在她耳边轻声道:“这只是开胃菜,把你的感动留在后面。”

林晓无语,唇角却不经意地勾了起来。

沙发上传来林峰的声音,“晟佑来了,过来坐。”

顾晟佑直起身,拉着林晓走到旁边的单人沙发处,将林晓摁到座位上坐下,他直接大刺刺地坐在旁边的扶手上,一条胳膊还压在林晓的肩膀上。

动作,亲密无间。

林峰看着,眉心几步可见地一蹙,就听顾晟佑开口道:“听说岳父大人在婚礼上喝多了,我前两天本该来看看您的,但一直没抽出时间,您没事吧?”

“没事,嫁女儿开心嘛,就多喝了几杯而已,第二天醒来就好了。”

顾晟佑看着林峰笑得开心的样子,唇边扯出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,“嫁女儿开心……”

林峰一愣,不明白他为何要重复自己的话,只好僵硬地笑道:“是啊,晓晓能有这么好的归宿,我这个做父亲的当然开心了。”

顾晟佑仿佛听到耳边响起一声不屑地轻哼,他饶有兴致的挑唇,“是么?”

“……”林峰总觉得顾晟佑今天说话有点不对劲,让他很不舒服,他看了眼林晓,目光在二人身上流连了两圈,也没看出什么。

顾晟佑仿佛没注意到他的目光,突然站起身来,看着厨房的方向说:“在家挑礼物挑了一早上,我都饿了,饭菜好了吗?”

“好了好了,厨房一直备着呢,现在就可以开饭了。”林峰站起身,喊厨房的张嫂开饭。

钱美惠和林薇正好这时走了进来,一家人就往餐桌走去。

林晓不解地跟在顾晟佑的身边,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就要吃饭了。

感受到她的目光,顾晟佑忽然转头看着她小声说:“我在车上就听到你肚子叫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她早上有些心不在焉所以早饭没吃多少,却没想到这男人说吃饭是为了自己。

一时间,林晓的心情有些复杂。

饭菜很快上桌,顾晟佑不等林峰开口,拿起筷子就给林晓的碗里添菜,“你多吃一点,瞧你瘦的。”

林晓皱眉,抬头扫了眼桌上的众人,想起以前在这个餐桌上,没有林峰和钱美惠的发话,她连筷子都不能动,顿时觉得扬眉吐气。

无视钱美惠和林薇嫉恨的目光,林晓淡然地拿起筷子开始吃饭。

林峰皱了下眉,看着顾晟佑笑道:“这丫头自小被我惯坏了,你也不要太宠她了。”

顾晟佑冷笑,“我的老婆自然是用来宠的,难不成还宠别人去?”

林峰一僵,讪讪地笑了两声,“是,是,看到你们这么恩爱,我就放心了。”

顾晟佑扯了扯嘴角,懒得说话,回手又夹了两筷子菜放到林晓的碗里。

她看着上尖的碗直皱眉。

顾晟佑却误以为她不喜欢吃那种,夹回来直接放到了自己嘴里。

二人公然秀恩爱,简直嫉妒红了林薇的眼。

钱美惠拧了下眉头,客套地笑道:“瞧瞧他们夫妻多恩爱啊!”她说着,朝着林峰使了两个眼色。

林峰整了整神色,犹豫地看着顾晟佑,试探性地开口道:“晟佑啊,那个设计书……”

“我看了,很好。”

林峰眼中一喜,还没来得及开心,顾晟佑又说了句,“不过我有一个问题想问。”他的视线扫过一旁的钱美惠和林薇,“我很好奇,为什么我老婆的设计会写了二小姐的名字呢?”

未完

接下来,顾晟佑会怎么报复欺负林晓的继母和妹妹呢?他似乎以前就认识林晓?他们的婚姻又将何去何从?


新婚夜,她当着老公的面看‘大片’结果却被如此折磨

扫一扫关注我们

发表评论